欢迎访问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 >> 行业资讯 >> 服装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最新更新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郑永刚的服装情结:仅仅是为了找存在感?

时间: 2015年04月08日 来源:纺织服装周刊 作者: 文/赖松 浏览次数: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03换换)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03换换)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03换换)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03换换)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03换换)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03换换)

导读

  杉杉服装在行业展会上的一次亮相,为迷茫中的中国服装业带来新的希望。赖松认为,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现象:杉杉男装闪耀业内最牛展会

  如果要问今年的CHIC2015上谁是最大的明星品牌,那一定非杉杉莫属。在CHIC2015上,杉杉以“一个品牌和一个城市的潇洒故事”为主题,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将一个崭新的、具有文化底蕴的杉杉品牌展现出来,达到了品牌与受众沟通的目的。

  回头来看,杉杉展馆内的一针一线都值得细细品味。从展品上看,杉杉以25年来在男装工艺上的品质追求和对当今潮流时尚的把握,制作出了数十件精致的男装产品参与展示。从展位布置上看,现场通过一系列的高定服装制作流程展示,传递了直观的视觉体验,让观众感受到杉杉品牌非凡的绅士气质。另外,杉杉还在展馆内单独设立了“上海印象巡礼”展区,用多幅照片讲述1989~2015年间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潇洒故事”。

  在展会前和杉杉服装内部工作人员的多次沟通中,他们传递给本刊的信息是:杉杉参加CHIC2015意在将杉杉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可以看到,在今年的这次展览中,杉杉非常珍视自己的品牌历史:以杉杉品牌和上海这座城市之间发生的关联故事,来表达杉杉品牌的文化底蕴,并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上海的城市文化地位和城市变迁的时间概念把杉杉品牌的文化提升到新的高度。

  今天,当中国男装与世界男装相提并论时,杉杉用充满文化内涵的产品和精湛的高定工艺证明了中国男装也具有相当的国际品质与时尚品位。杉杉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展上大获成功,又一次树立了杉杉在中国男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

  事实:不靠服装赚钱

  很快,伴随着杉杉在行业内的遥遥领先,跟风者亦将纷至沓来。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杉杉迅速成为同行们竞相观摩、学习的标杆。展会结束后,参与热议杉杉的品牌甚至超出了男装范畴,休闲装、女装、童装品牌都在研究CHIC2015上的“杉杉现象”,并试图从领先者身上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成功哲学。

  今天的中国服装业就是这样,模仿者可以轻易地研究你、甚至复制你,但跟风者永远不会触及你的灵魂。人们只看到了杉杉在CHIC2015上一览众山小的表象,却并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小伙伴在内涵、气质上早已和自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你对这种差别还有半点怀疑,那就让不会骗人的数字来证明。事实上,服装早已不是杉杉的第一大产业。根据杉杉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在公告期内杉杉18.72亿元的营收中,服装业务仅占6.77亿元,该业务板块当期还亏损了134.16万元,远远不如锂电池材料业务。后者当期的营收达到11.52亿元。今年1月,在杉杉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显示,主要收益来自于出售宁波银行股权所得。

  在郑永刚看来,今天的中国服装产业存在的挑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个性化和时尚化,整个行业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统计表明,2014年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全面由两位数增长进入到个位数增长,行业已经从中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这也被称作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

  不仅如此,在郑永刚看来,目前全球的消费品同样是供过于求,即便是已经成为日本首富的优衣库未来也未必会基业长青。今天,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的差距不在生产和质量,而在引领时尚潮流方面没有话语权。
作为整个杉杉控股的核心,郑永刚对全球服装业的判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正因为如此,杉杉在以服装为主业发展时期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服装也才有了现实参考的意义。

  经验:足够自知,才能跟着风飞

  既然杉杉对中国服装业的价值是肯定的,那么有必要深入了解杉杉成功转型的原因。

  当然,企业转型的过程本身是复杂而多变的。最初的杉杉是宁波一家地方性国营企业,1980年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其失去了原有的“优待地位”,1989年郑永刚接手资不抵债的杉杉,使其迎来了从计划性生产加工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次转型。

  1993年,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杉杉提出了品牌战略并大获成功。1996年1月8日,杉杉成功上市,迎来服装业务的高峰。再后来,经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杉杉主动适应国内消费市场的需求,到1998年,杉杉开始加大与世界品牌的合资合作,全面进入服装产业升级转型时期。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杉杉在1999年正式涉足锂电行业,并从此踏上包括保险、金融、地产等业务在内的多元化经营道路。

  总结杉杉20多年来的转型经验,不难发现杉杉的每一次变革都踏准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大潮。杉杉转型成功的根基是服装,渠道是上市,手段是战投(战略投资)。当然,如果要从企业生存经营哲学的角度来看,杉杉在整个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源自于杉杉对自身有足够的了解。

  因为服装业务缔造的社会影响力,杉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服装”,郑永刚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资本市场,杉杉这个服装概念已经很淡漠了,杉杉是一个资本运作比较成功的金融企业。”从金融企业的角度看,这些细节已经传递出了杉杉成功转型的核心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足够自知的前提下,谨慎投资国家发展需要的产业。

  不论是对中国服装产业,还是对中国民营经济而言,杉杉转型的成功案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除了企业文化、内在基因这些根本因素外,作为企业角色核心,郑永刚个人的因素至关重要。

  郑永刚在媒体面前展现出的个性具有多面性:一方面,他理性、果敢、坚毅,风险意识强,具备优秀投资家的素质;另一方面,他感性,处世风格充满了人情味,对服装这个让自己闻达于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郑永刚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展现出了实业企业家甘于坚守的品质。郑永刚在采访中反复强调,“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想把杉杉服装关掉,因为我对它有感情。”

  杉杉服装在CHIC2015上的成功,源于郑永刚的一句话。在得知CHIC要在今年搬到上海举办后,他专门嘱咐服装业务团队从上海的城市地位与杉杉品牌历史的思路入手,拿出参展方案。从执行层面看,杉杉的服装团队把郑永刚的思路贯彻得非常到位,使杉杉一举成为今年的明星参展品牌,扬名业内。

  说郑永刚的对服装抱有情怀,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当顾秀莲、王天凯、杜钰洲一众关心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领导前往杉杉展馆参观时,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郑永刚立即起身相迎,他说,“虽然我多年不关注服装业务,但老朋友来了还是要亲自接待”。

  启示:先攒足资本,再考虑 “务不务正业”

  为参加CHIC2015而花费的心思足以表明杉杉在服装业务方向的精进之意。在服装业内,杉杉因服装主业上市,后展开一系列的多元化经营转型,最终形成服装、锂电池以及保险金融投资并行的格局。但因为远离主业的经营模式,杉杉也通常会被外界认为是“不务正业”。

  表面上看,杉杉做的事情好像是不务正业,但实际上,杉杉成功转型的案例为中国服装企业带来非常有价值的启示。

  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新常态”时期,很多企业表现出了增长乏力的现状。记者通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春季调研的随访发现,一批企业家在纺织服装主业上表现出了迷茫的情绪,一些人甚至坦言“看不到希望”。

  除了渠道贸易商外,今天绝大部分中国服装企业的运营形态主要体现为两大类: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和轻资产运作的品牌公司(包括纯线上电商品牌)。眼光长远的企业大多把上市树立为中远期目标。

  然而,服装企业想要通过上市的道路来扩展业务,以上市的方式改变命运,第一步必须要把主业做好,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国家持续深化金融资本市场改革之际,随着IPO注册制来临,这意味着更多的服装企业可以更顺畅地登陆资本市场。未来,只要你的企业能卖得出去,愿意接受低价,企业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是选择坚守主业还是选择扩充其他产业,以做大公司业绩,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但不论怎么选择,杉杉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从现实层面看,杉杉之后,资本市场上已经有服装企业在实践这条道路。雅戈尔、红豆、凯撒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记者甚至注意到,在即将上市的女装企业歌力思背后也有发展投资业务的苗头和潜力。

  对于中国服装企业存在的上述现实,郑永刚认为,不必过多纠结,因为企业有自己清晰的定位,“做服装也好,搞投资也好,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儿一女,企业升级了以后就是一个家庭,它不是某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郑永刚举了一个例子。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先后经历了从经营蔬菜水果向制糖业、从制糖业向纺织业、从纺织业向家电产业的一系列转型。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遭遇过学术界、政府和集团内部的指责和反对。今天的现实对
  这些言论已经予以了回应。事实上,在三星转型成功后,集团旗下仍然保留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纺织厂。

  回到国内来看,在中国民营经济领域,和杉杉一样饱受争议的案例有很多。郭广昌复兴集团的产业投资模式在民营经济转型的话题上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作为争议的焦点人物,郑永刚的智慧体现在从不参与口水仗。他的回应很坚定:“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

  未来,随着中国服装产业发展环境不断更迭,业内关于杉杉转型的争论肯定还会持续。但不论如何,杉杉都是值得业内同行尊敬和研究的现实案例。

返回】【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0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