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 >> 流行资讯 >> 时尚前沿 >> 浏览文章
  最新更新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

奥斯卡:又见流苏,70年代昨日重来

时间: 2015年03月11日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文/沈晴 浏览次数:
      怎样沾沾奥斯卡奖的光?汤姆·福特(TomFord)算是亲身示范了“寓教于乐”的一课——放弃伦敦时装周,直接杀到奥斯卡的大本营洛杉矶。

  朱利安·摩尔、瑞茜·威瑟斯彭、格温妮丝·帕特洛、斯嘉丽·约翰逊……夸张地说,不怕顶着黑眼圈去奥斯卡的“半个好莱坞”都齐刷刷地为Tom Ford站了台,这位性感大叔自己也是信心满满,“此次的500位嘉宾中有270位身处娱乐圈,最好能给他们来点吸引人的表演。”

  话音犹言在耳,这场“叫板奥斯卡”的时尚大秀祭出的杀手锏却有些“不那么吸引人”。美式风情的牛仔装、大U领的天鹅绒衫、奢华的皮草系列,着眼的都是前几季风潮的延续。直到金童汤姆·福特一身摇曳的流苏裙后谢幕,才给这个从春夏一直热火到秋冬的复古元素正了名——2015年,有流苏就对了。

  步步生风

  如果你还记得去年卡拉·迪瓦伊身披带有自己全名首字母缩写“CJD”字样的拼色格纹披肩为BurberryProrsum走闭场,并率领所有模特身披披肩出场谢幕,就不难理解曾经叫嚣着“为什么风衣不能和拖鞋搭配在一起”的克里斯托弗·贝利继续将披肩和“专属定制”作为拳头方案,为BurberryProrsum找到了“格子”和“风衣”之外的第三种选择。

  华丽的印花拼接、飞扬的皮质流苏,不同于上届秋冬的经典格子提花图案,这一回的色彩更为饱和与鲜丽,并以温暖的垂感流苏取代毯边锁缝装饰。功能相近的长款斗篷则做出了满视野的单色流苏,踱步中都能感受到线条在皮肤上的隐约飘动。

  流苏的走俏很容易被理解:首先,这是一种古今中外颇为美观的装饰元素。最常见的流苏便是装饰在服装下摆,而毛线类服装最基本的流苏做法,则是再打上一个结,结合宽松的款式,很有午后舒适慵懒的感觉。还有短短的流苏虽不易做出飘逸感,但是堆积起来却有意想不到的可爱效果。

  嗅觉灵敏、崇尚欧美风的“时装精”则会选择将流苏纳入机车风与皮具元素的“变装”范畴。王大仁的好友约瑟夫·奥图扎拉就为品牌Altuzarra的首个包袋系列设计了大量辫子形状和流苏装饰,对于身形不够纤瘦的普通人,一件掌中摇曳的手包或者轻松闲适的水桶包,便可让上世纪70年代的嬉皮风情跃然指尖。

  在材质方面,异域风的麂皮元素往往与流苏分不开,Fendi、Etro、AlbertaFerretti等皮质、印花界高手在面料的处理上均是结构紧凑、造型流畅。此外,拼贴麂皮工艺从今年春夏趋势中也得以凸显并保留,Loewe将麂皮面料解构并重新以垂坠的方式拼接,打造异域洒脱的穿衣意象。

  卡尔·拉格斐提出的新复古主义俨然证明,单纯的复古已不能彰显人们对于推进时尚演化的动力。从LouisVuitton退役的小马哥,本季就从彻底的疯狂收敛为优雅式疯狂,只是清一色黯淡的红唇,还有保守、老气的款式,是复古还是老旧?瞧瞧舆论所赐吧——“奶奶派时髦”。

  时装周“返祖”?

  “(致敬)70年代,我不认为啊,”贝利在接受采访时被抓到了略显困惑的表情,他解释道,“这一季的灵感汲取自杜伦绗缝,以及我们在数码世界中所能呈现的精湛手艺。”不过,时尚评论家苏西·门克斯毫不客气地称:“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季系列稳扎稳打地掉入了70年代的节奏。”

  “当代设计者们将自己安顿在时尚史的重点……没有人有能力创造出真正全新的风格来,因而向既往的时尚复古循环就成为了时尚的准则。”拉文·史德文森在《时尚的哲学》中这样阐述。
而当大众开始排斥快速时兴又迅速褪色的商业街潮流时,那些经典的传统灵感便会周而复始地成为时尚汲取的对象。Dolce&Gabbana、AlbertaFerretti、SoniaRykiel,不管是帅气的皮裙还是仙气的蕾丝裙,深谙法则的设计师总会从上世纪的时尚碎片中翻拣出一些“返祖”元素。

  看看名媛奥利维亚·巴勒莫那条MichaelKors的驼色麂皮流苏裙在淘宝上出现了多少同款,应该少有人会想到这样的半身裙是二战后铅笔裙和嬉皮士文化结合的产物。当时物资的紧缺直接影响着不景气的服装业以及女装的长度,铅笔裙迅速流行起来,再加之上世纪70年代是流苏大热的年代,随性肆意、模仿印第安原住民的风格又格外切中嬉皮士对自由的崇拜,一时间流苏成了“束缚”与“挣脱”所缔结的新时髦。

  在后来众多的时装风格中,波西米亚无疑与流苏交集最多,这股风潮也是近年来笼罩在设计师圈子中的主流精神。大量流苏与麂皮的运用,以及繁复的手工刺绣装饰等元素,以至于BurberryProrsum的秀场干脆被说成了“波西米亚大Party”,因为除了披肩、斗篷、短靴,连模特腕间的手环也裹上了皮草毛绒,或者麂皮流苏,来了个边角料大变身。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享受这些繁琐又夸张的美。时尚评论员艾莉森·布拉德就认为用流苏踝靴搭配裙装是最差的造型。何况,近50年来无论从材质还是形态,都清晰地分立两派:要么借助流苏原本的妩媚与轻盈,赋予女人更华美的视觉形象;另一派则是用新材质带出女性更为强大的气场。

  显然,对于时装周,除了复古的“返祖现象”,还有一抹声音名为想象——“如果是梦,为何不做大一点?”想想犀利“毒舌”凯茜·霍林的论调吧,“时尚最难理解的问题在于未来一直存在于过去之中,而仅次于其的则是如何忘记过去。”

返回】【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0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 All Rights Reserved.